《乾坤劍神》-第二百六十五章 自取其辱

2020-12-19 17:58:40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註冊),舉報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並刷新頁面。     聞斷,臉色驟變,陰鷙的目光帶著一股可怕的寒意掃向景言。        他的身軀之上,同時瀰漫開一股冷冽殺意!        這個小子,居然敢罵他是一條狗?一個鄉下小城來的土鱉,居然敢當衆罵他是一條狗?        可惡!該死!混帳東西!        「畜生,你敢罵我?」聞斷陰森的面孔,猙獰可怖!        「罵你?」        「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,就憑你,還真不值得我去罵。我之前的話,只是在說一個事實罷了。你,確實就是一條狗罷了。你別瞪眼看我,你自己說說,我與陳家的陳若傑在說話,你卻在一旁不停的狂吠,爲陳若傑搖旗吶喊,你是不是賤?其實,我還想說,你這條狗一點都不稱職啊,你叫聞斷對吧?看來你應該是藍曲郡城聞家人,可你既然是聞家人,卻幫陳若傑這個陳家人搖旗吶喊,嘖嘖……確實是賤!」景言微微搖著頭。        聞斷聽到這番話,簡直要瘋了。他只覺得一口氣憋在胸口,仿佛要將他的肺撐裂。        他爲陳若傑搖旗吶喊?他何曾爲陳若傑搖旗吶喊了?他那些話,目的是在激將陳若傑,想讓陳若傑覺得丟臉,讓陳若傑惱怒,而後當場擊殺景言,他也能看一場熱鬧。而且,這裡是郡王府之內,陳若傑當場動手殺人,很可能也會給陳若傑帶去一些麻煩,這是他很樂意看到的。        而到了景言口中,他卻變成了爲陳若傑搖旗吶喊的狗。        「你……你……」聞斷氣得全身都在抖。        「陳若傑,你可要看好你的狗,不要讓他隨便咬人啊。萬一咬了人,會很麻煩的,你這個主人,都逃脫不了干係!」景言丟下聞斷,又對陳若傑說。        陳若傑之前聽到景言罵聞斷是狗的時候,他還很高興。可是現在,他卻笑不出來了。        這個景言挑撥離間的本事,也太強了。經過他這麼一說,聞斷顯然也會將他陳若傑給恨上,他雖然不怕聞斷,但是也不想與聞斷交惡,至少不想與聞斷撕破臉。        而此時遠處的圍觀者,都驚呆了。        不敢置信的眼神,看著景言。        「那人是誰啊?」        「簡直無法無天啊!」        「他現在不僅得罪了陳家人,還得罪了聞家人,他難道真不怕死?」        「或許是因爲,他覺得在郡王府內,無論是陳家人還是聞家人,都不敢將他怎樣吧!」        「這他就錯了,以陳家和聞家的影響力,就算他們殺了那個人,恐怕也不會有什麼麻煩。」        「哈哈……不過真的好過癮啊,聽到他罵聞家人是狗,真是讓人全身舒暢!我要說一句,罵得好!」        也有人,暗暗的爲景言叫好。        「聞斷,這小子口無遮攔,我現在就親手斃了他,你不需要生氣。對這等土鱉,不需要較真!」陳若傑轉目看了看聞斷,出言說道。        他親手將景言幹掉,或許,聞斷就不會再將恨意轉到他的身上。        「陳兄,動手吧!」聞斷看了看陳若傑,強行壓著怒氣說。        「陳若傑,你陳家,是不是有一個叫陳妍的人?」景言卻是轉而問道。        「嗯?」陳若傑正準備動手,聽到這話,不由又頓了頓。        「你認識我陳家陳妍?」陳若傑目光閃了閃。        陳妍,他當然知道,陳妍是陳家席主管的女兒,地位可比他高得多了。如果景言認識陳妍,或者說與陳妍有什麼關係的話,那他還真不敢就隨便將景言給殺了。        「算是認識吧!」景言點了點頭,「陳妍這一次,本來也是準備參加三大學院考核的對吧?不過,不久之前,卻有放棄了,我說的沒錯吧?」        「嗯?」陳若傑有些吃驚的看著景言。        這件事,可沒多少人知道。就算在陳家之內,大部分人也都不知情。而陳若傑,確實是知道的,而他之所以知道這件事,不是因爲他在陳家地位夠高能接觸高層人物,而是因爲他也參加了本次三大學院的考核。陳妍本來是要與他一起參加三大學院考核的,現在陳妍突然放棄了三大學院的入院考核,他自然也就知道了。        只是,這個小子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?        難道,此人真的與陳妍有什麼關係不成?        陳若傑,狐疑的看著景言,有些不確定起來。        「你知道陳妍放棄考核的原因嗎?」        「你恐怕還真不知道,你想知道嗎?我可以告訴你!」        「陳妍之所以放棄本次三大學院的考核,是因爲被我打了,我扇了她的耳光。她可能,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吧?這一段時間,你應該也沒見過陳妍露面吧?」        「陳若傑,我之所以與你說那麼多廢話,是不想你自誤啊!你要是一意孤行的話,那我看,你最終的下場,也是退出三大學院的入院考核。當然,你還可能被我殺死。」 sjwzl("乾坤劍神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