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乾坤劍神》-第二百五十七章 高兆海作梗

2020-12-19 17:58:18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註冊),舉報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並刷新頁面。     焦銘,有些不耐煩。        要不是因爲景青竹每年都會孝敬他一份厚禮,他現在都不會抽出時間見景青竹。        他雖然只是丹師協會一個小管事,但是平時恭維他的人,也多的是。在他看來,他能給景青竹一些時間,就已經算是極大的恩惠了。        「嗯?」焦銘不耐煩的說出一番話後,見到景言,居然還大刺刺的坐在那裡,目光又是一凝。        景青竹見他進來,便快站了起來。可是這個叫景言的小子,竟敢不站起來。        該死!        這種行爲,是對他的不尊敬,說嚴重點,就是在蔑視他。        景青竹自然現了焦銘的表情變化,她看了看景言,連連用眼神示意景言站起來。        景言雖然說認識丹師協會的副會長,但是就算景言真的認識,那又如何?丹師協會副會長,何等身份?會出面干涉這種小事?        景青竹一點不認爲,景言能有機會見到副會長大人。        她現在的主要希望,就是利用景言認識副會長這一點,以此讓焦銘願意花時間與自己交談,告訴自己,爲何景家辦事處的競拍資格爲何會突然被取消掉。        只有知道了原因,才能想出對策。        可是如果景言是這樣的態度,那恐怕焦銘是不會多談的。她心中,更加焦慮起來,但又不好在焦銘面前直接說出來。        「景青竹,這個小子,是你的下屬?」        「呵呵,你的下屬,架子還真是大啊。我都在這裡站著,他居然坐著!很好,好的很啊!看來,我們之間也沒什麼可說的,景青竹,你們趕緊離開丹師協會,我還有其他事要忙。」焦銘冷笑了幾聲,不屑的語氣說道。        景言看起來十多歲的樣子,與景青竹一樣,都是姓景,看來也是與景青竹來自一個家族。這樣的一個小人物,在他面前,擺出一副老大的樣子,給誰看呢?        焦銘壓著心中的怒火,嗤笑幾聲後,便是打算離開。他也懶得,出手教訓這個年輕人。        「焦銘丹師,你別生氣,景言年紀小不懂事,還請你不要介意。」景青竹連忙賠禮道歉。        「哼,這小子不懂事,難道你也不懂事?他不懂事,你不能教他懂事?啊?景青竹,你到底在想什麼呢?」焦銘直接對景青竹斥責。        那神態,就好像是大人教訓小孩。        景青竹就算已經習慣了,可此時,也不免臉色紅,火辣辣的。        「焦銘是吧?」        景言,慢吞吞的站了起來。        其實,本來景言在焦銘進來的時候,也是準備與景青竹一同站起身相迎的。但是,當他聽到景青竹進來後說出的那句話後,他就改變了想法。        現在見到焦銘對景青竹的態度,景言心中冷笑更甚。        景言站起身,望著焦銘,淡淡的說出這幾個字。        焦銘目光一沉,厲光閃動,尚未開口說話,景青竹的臉色,卻是微微一白。景言的語氣,可不是很友好啊,雖然景言站了起來,但是他卻直接叫焦銘的名字。        完了!        這下子算是徹底的得罪焦銘了,恐怕以後,與焦銘的這點聯繫,也徹底失去了。景青竹心中輕嘆一聲,微微搖了搖頭。他爲了與焦銘拉上關係,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時間,現在這條線,恐怕也是要斷掉了。        或許,不該帶景言來的吧!景青竹心中想著,她看了看景言,倒是沒有責怪景言,只是覺得有些疲憊了。        「我真不知道,你有什麼高傲的!」        「你覺得我不尊重你?呵呵,焦銘,你有什麼能力,值得我尊重?你不過一個二級丹師,在我面前,你還真沒什麼可自傲的。」景言笑眯眯的說。        在來的時候,景青竹就與景言說過這個焦銘,知道焦銘是二級丹師。        「呼……」焦銘,臉色瞬間鐵青,惱怒的呼出一口氣。        這小子,居然敢瞧不起他。        「看看吧,這是我親手煉製的丹藥,你要是也能煉製得出來這樣的丹藥,那倒是值得我尊重。」景言沒等焦銘咆哮出來,甩手一個玉瓶拋了過去。        焦銘,下意識的接過玉瓶。        等等……這小子說什麼?        親手煉製的丹藥?        難道,這小子也是一名丹師不成?        焦銘原本即將咆哮出來的話,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。如果這小子,真的是丹師的話,那就真不能輕視了。        這小子,看其年紀,也就十多歲接近二十歲吧?這個年紀,若是一名丹師的話,那其在丹道上的天賦,可就非常恐怖了。 sjwzl("乾坤劍神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