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乾坤劍神》-第二百五十四章 陳家上門道歉

2020-12-19 17:58:10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註冊),舉報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並刷新頁面。     「景言小友可在?」門外,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。        景言將天火劍收起,目光轉向房門。        這聲音很陌生。        而景言五感之中,感應到門外,有三道氣息。        「是什麼人?」景言念頭微微一動。        「進來!」念頭轉過後,景言目光微微一轉,緊接著開口說道。        隨後,房門被從外面推開,從外面,走進來三道身影。這三人,年紀都不小的樣子。走在最前方的一人,臉上帶著笑容。而後面兩人,面容顯得有些僵硬,但看上去也都是微笑著的。        這三人,實力都極強,這是景言對三人的第一印象。很可能,三人全部都是道靈境的強者。        「景言小友,我叫冷歌,是聚華酒樓新任主管。」冷歌,微笑望著景言。        聚華酒樓之前的主管,是魏友明。        當日景言與陳家陳妍起衝突後,慕連天親自出面解決了這件事。景言,現在也不知道慕連天是如何處置魏友明的,但是很顯然,魏友明已經不是聚華酒樓的主管。        聚華酒樓新任主管,已經是面前這位叫冷歌的武者。        冷歌與景言說話時,態度非常的隨和。雖然他是道靈境的強者,但是對景言,他沒有任何的架子,看上去非常的親切。        冷歌顯然也知道,景言與慕連天的關係非同一般。若不然,他一個道靈境的強者,恐怕不會對景言如此的親切。他心中或許,還是比較感激景言的。        若不是因爲景言,魏友明就不會離開聚華酒樓,魏友明若是不離開,他冷歌也就不能成爲聚華酒樓的主管。        「原來是冷主管。」景言拱了拱手,態度不卑不亢。        「景言小友,這位是陳家長老陳潭,這位是陳家席主管陳一冰。」冷歌,又接著介紹身邊的兩個人。        「嗯?」景言眼神微微動了動,落在陳潭和陳一冰兩人身上。        不需要多想,景言就能斷定,這兩個人,應該就是陳妍所在的陳家成員。        陳家人,來此作何?難道,是想要報仇?        念頭一轉,景言又否決了這種想法,陳家人若是腦子沒進水,就不可能如此明目張胆的來找他報仇。就算陳家想報仇,也一定會在暗中進行。現在不僅是明面上,還當著聚華酒樓主管的面,就更不可能是想要報仇了。        而且,陳潭和陳一冰兩人,臉上也都是帶著笑容的,雖然這笑容不是很自然。        「景言小友好啊!」陳潭,笑了一聲說。        「景言小友,陳妍那個不懂事的丫頭,是我女兒。」陳一冰,對景言點點頭說。        「原來是陳潭長老和陳一冰主管,幸會幸會!兩位此來,是……」景言故意將話音拉長。        「景言小友,我們是代表陳家,來向你表達歉意的。你之前與我陳家的陳妍有一些矛盾,我們陳家高層,也都知道了。這件事,都是陳妍的錯。對此,我們陳家感到非常的抱歉。」陳潭快的說道。        道歉?        景言愣了愣,他倒是沒有想到,陳家會專程有人來道歉。看著兩個人的神態,似乎也並不是很情願的樣子。不過,景言雖然感到有些意外,卻並不驚詫。陳家這種態度,顯然不會是因爲陳妍的過錯,而是因爲慕連天這個郡王府的總管。        陳家人,恐怕也是擔心得罪了慕連天,所以才會想到對景言道歉。        對於陳家人爲何要道歉,景言倒是不在乎。這個世界就是這樣,你有實力,沒理也可以有理。你沒有實力,那有理也等同於沒理。所以,景言根本不在意,陳家人的道歉,是真的有歉意還是因爲迫於慕連天的壓力。        這都不重要。        景言笑了笑。        「區區小事,不足掛齒,兩位其實不必親自過來的。」景言擺擺手不在意的說道。        既然人家是來道歉的,那表面功夫,還是要做做的。        「景言小友果然氣量非凡。」陳潭笑了一聲說,他看了看身旁的陳一冰。        陳一冰感受到陳潭的目光,臉皮微微抖動了一下,微微吸氣說道,「景言小友,陳妍這丫頭,是我沒管教好,她,確實是給你帶來了一些麻煩。你能既往不咎,我本人很感激。我也已經處罰了陳妍,她在三年內將不得離開陳家宅院,而且也已經放棄本次參加三大學院的考核。」        景言當然看得出來,這個陳妍的父親陳一冰,顯然是對這次道歉,有些不情願的。不過,恐怕他也是受到了來自陳家的壓力,不得不表態。至少,在表面上,他必須有這個態度。至於對陳妍的處罰,景言則當沒聽見。這處罰,對於景言來說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。 sjwzl("乾坤劍神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