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乾坤劍神》-第二百四十七章 可笑的姿態

2020-12-19 17:57:52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註冊),舉報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並刷新頁面。     血腥味,在空間內瀰漫。        激盪的霧化元氣,逐漸消散開來,最後徹底消失。        整個大廳之內,鴉雀無聲,四周的人羣,仿佛在同一時刻石化,連呼吸都忘記了。        他們原本以爲,景言會被陳兵擊殺,陳兵出手後,展現出先天后期境界的修爲,實力可怕至極。在衆人看來,景言幾乎是必死無疑的。        但是現在所看到的結果,卻截然相反,實力強悍的陳兵,讓景言,一劍斬殺了!        這個景言,爲何能有如此可怕的實力?        之前,陳兵毆打景落雨,所有人都看得出來,景落雨連先天境界都沒有突破,只是後天武者。而景言和景落雨,是來自同一個城市,應該也是來自於同一個家族。按照道理,景言與景落雨的實力,就算有差距,也不可能差距太大。        景落雨稱呼景言爲景言哥,那也就是說,景言的實力,確實應該比景落雨強一些,可能已經是先天境界的修爲。可是,在衆人看來,景言最多也就是先天初期的修爲。他的年紀,連二十歲都不到的樣子,能有先天初期修爲,已經算是很不錯了。        就是在藍曲郡城內,不到二十歲的先天初期武者,都是天賦出衆的天才了。        而此時此刻,衆人才恍然明白,景言的修爲,完全出了他們的想像。連先天后期境界的武者都能一劍斬殺,這實力,至少也堪比先天巔峯,甚至是比一般的先天巔峯武者還要強大一些。不然,不可能一劍就擊殺先天后期的陳兵。        一道道駭然的目光,失神的看著景言。        而那陳家小姐陳妍,一張清秀的臉蛋,第一次出現情緒波動。        她睜大眼睛,看著景言。仿佛,此時此刻,她還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。        終於,她了起來。        「你……你敢殺我的僕從?」陳妍的聲音中,充滿了一種不可思議。        事實上,像陳兵這樣的僕從生死,她並不是很在意。陳兵,甚至都不是他陳家的子弟,只是陳家養的類似於護衛一類的人員。因爲陳兵,是從小就被陳家培養出來的,天賦出衆,實力很強,所以才被賜予陳姓。這一類的人,在陳家的責任,就是保護陳家的嫡系子弟,比如陳妍這種家族內很重要的子弟。        陳妍不在乎陳兵的死活,可是,當看到陳兵死在她的面前,她的心中,還是掀起一股難以平息的巨浪。        「廢話!」        「你的僕從,已經死了,你說我敢不敢殺你的僕從?」景言目光看向陳妍。        「你……你……」陳妍憤怒的望著景言。        「這件事,不會就這麼算了的。你殺了我的僕從,你一定會死的!我一定會,要你死!」陳妍有些歇斯底里。        「這件事確實還沒完!」景言笑道,「你的僕從已經死了,現在輪到你了!」        景言的這句話,讓四周的人羣,又是心頭一顫。        這個人殺了陳兵後,難道還想殺陳妍?        殺陳兵,或許還不會讓陳家憤怒,但是若他殺了陳妍的話,那陳家一定會極度的憤怒。        「剛才,你不是要我們跪下道歉嗎?現在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,跪下道歉吧!想活,就跪下道歉。」景言,平淡的語氣說,但是那話語中,卻帶著一絲殺意。        若陳妍不跪下道歉,那景言,真的可能會將其殺掉。        剛才,這位陳妍小姐,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,那種動輒殺人的姿態,讓景言真的是極其的憤怒。所以景言,不可能輕易的就放過陳妍。        「你放肆!」陳妍怒喝。        「你們等著,你們都給我等著!不殺了你們,不殺光你們這些土鱉,這件事絕對沒完!」陳妍面容猙獰,說著,她就想要轉身出去。        顯然,她是想去搬救兵!        她本身,只是一名先天中期境界的武者,比陳兵還要差一個境界。連陳兵都被景言一劍擊殺了,那她更不可能是景言對手。        這一點,她也很清楚。        所以,她雖然感覺羞辱到了極點,憤怒到了極點,恨不得立刻弄死景言,卻也沒有直接對景言動手。她嬌生慣養,不可一世,從來都不將別人看在眼裡,但是她沒有失去理智。        現在最正確的決定,就是離開這裡,然後回到家族,去搬救兵!        「想走?」景言一聲冷笑。        「嗖!」景言身影一個閃爍,便是攔截到了陳妍身前。        「你不是喜歡打人臉嗎?今天,我就讓你知道被打臉的滋味。」景言低沉喝道,「雖然,我不喜歡打女人,不過你這種賤人,在我看來,算不上是女人!」 sjwzl("乾坤劍神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