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"errorCode":"1009","message":"Translate API: The signature is incorrect."}

2020-12-05 12:59:06

{"zly":"zly","query":"居然就这样干上了。2020 年底,英国和美国就这样吵起来了,欧盟也气呼呼。吵的不仅是速度,还有担当,隐隐还上升到制度优劣。嗯,英国、美国、欧盟,到底哪种制度更好。为什么事呢?疫苗!美国辉瑞和德国 BioNTech 公司联合研制的疫苗,宣称 95% 的有效性。但美国和德国都还没正式批准,英国却抢先一步突然宣布:第一批 80 万剂,下个星期就开始施打。英国很兴奋,我们才是世界第一啊。英国商务大臣夏尔马称,这项授权是英国的一项成就。他说:" 在未来的几年里,我们将把这一刻记为英国领导全人类抗击这一疾病的日子。"英国教育大臣威廉森说得更白,他是这样表述的:这是因为我们国家有最好的人才,最好的医疗法规——比法国好得多、比比利时好得多、比美国好得多。比他们任何一个国家都强得多,不是吗?两位英国高官的意思,也是很清楚的:1,我们先批准,是因为我们英国人最好,法规制度更优越。2,还特意点了几个国家,美国、法国、比利时,你们统统不行。3,英国,这次是在引领全人类啊。美国、德国企业辛辛苦苦研制出疫苗,本国还没来得及接种,倒好,英国人抢先一步,半路杀出,截留了!美国和欧洲都有点目瞪口呆,以至于一直温文尔雅的美国福奇博士,都忍不住批评英国:他们(英国)就像在马拉松比赛最后一公里前的角落里兜圈,然后突然加入进来一样,他们批准得太过仓促。我爱英国人,他们很棒,是很好的科学家,但他们就只拿辉瑞公司的资料,而不是真的细查,然后他们说 OK,批准它吧,就这样,他们就同意了。他们没有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那样谨慎地审查数据、做临床 , 美国 FDA,才是药品监管的黄金规则(gold standard)……福奇博士都看不下去了。要知道,福奇被誉为美国抗疫第一人,拜登目前最没有争议的一项任命,就是任命福奇担任他的首席医学顾问。而且,拜登明确说了:福奇博士说疫苗可以,他就立刻接种;福奇说不行,他就不接种。但福奇明确说了,英国你们不行,你们太猴急了,太不谨慎,要好好向 FDA 学习。福奇点到为止,但特别提到," 英国同样遭到来自欧盟官员的批评。"确实,欧盟很生气。英国本来是欧盟成员国,必须按照欧盟统一号令做事。现在,英国脱欧,英国就单干了。但按照条款,脱欧还没完全谈判完成呢,你本来是要听欧盟的,也要顾虑欧洲大陆国家的感受。但英国不听,还嘲讽法国和比利时太官僚主义。欧盟很生气,欧盟药品管理局(EMA)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声明,说:英国将速度置于赢得公众信任之前,所以才能第一个批准疫苗。EMA 还称,欧盟成员国也可以选择采取同样的紧急授权途径,但欧盟自身的程序,是 " 在当前疫情大流行的紧急情况下最合适的监管机制。"如果一切顺利,走完所有审核,欧盟将在 12 月 29 日前决定是否批准这款疫苗。换句话说,我们也完全可以成为第一,但我们坚决不做,因为我们更严谨。英国佬,你们太猴急了。批评这么强烈,英国方面也赶紧发声明,回应说:我们已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评估,没有不审查。那就带来另一个问题:英国审查这么快,美国欧盟这么慢,那还不是嘲讽后面两个制度不行吗?英国人怎么看?尽管英国官员拍胸脯保证安全,但《每日邮报》调查显示,20% 的民众不相信疫苗安全,43% 的人表示 " 有一点信任 ",只有 27% 的英国人相信很安全。以至于三分之二的英国人希望,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能直播接种疫苗,这样英国人才更放心一点。当然,事情也有反转。最新的消息,福奇道歉了,说自己批评英国的报道,被外界误解了:虽然听起来像是我在说 (英国监管程序)有些草率,但这非我本意。因此如果听起来确实如此,我就要澄清,无论是科学上还是从监管角度来看,我都对英国的作为有极大信心。那你的本意是什么?说英国不草率吗?福奇也不容易啊。居然不讲大局批评英国,你看,最终道歉的是你吧。最后,怎么看?简单三点吧:第一,英国很着急。真的很急。形势这么严重,经济这么糟糕,群体免疫那么乌龙,必须赶紧找到救命药。以前批评俄罗斯疫苗怎么怎么,现在全不管了,我提前拿来就用。什么盟友,在利益面前,你们都靠边站。什么规则,在政治面前,规则都是废纸。当然,也难怪英国人很不相信:卫生大臣,你直播接种让我们看看。第二,西方很矛盾。弄得福奇博士都必须道歉,但道歉了半天,为什么道歉,还是没听明白。科学就是科学,科学来不得半天虚假。但很多事情,一涉及到政治和意识形态,西方就没有是非、只有立场了。福奇博士,你不带这样的。第三,这更是一个警示。要看到,俄罗斯也宣布,他们的疫苗有效性早超过 90%。更别提,表现非常不错的中国疫苗。但毕竟辉瑞疫苗一出,欧美股市狂涨,现在美英又在争抢,这说明话语权和影响力的差距。这不是科学的差距,也不是疫苗的差距,但这种整体性差距,我们必须正视,然后,努力干啊。","translation":"居然就這樣幹上了。 2020 年底,英國和美國就這樣吵起來了,歐盟也氣呼呼。 吵的不僅是速度,還有擔當,隱隱還上升到制度優劣。 嗯,英國、美國、歐盟,到底哪種制度更好。 為什麼事呢? 疫苗! 美國輝瑞和德國 BioNTech 公司聯合研製的疫苗,宣稱 95% 的有效性。 但美國和德國都還沒正式批准,英國卻搶先一步突然宣佈:第一批 80 萬劑,下個星期就開始施打。 英國很興奮,我們才是世界第一啊。 英國商務大臣夏爾馬稱,這項授權是英國的一項成就。 他說:" 在未來的幾年裡,我們將把這一刻記為英國領導全人類抗擊這一疾病的日子。 "英國教育大臣威廉森說得更白,他是這樣表述的:這是因為我們國家有最好的人才,最好的醫療法規——比法國好得多、比比利時好得多、比美國好得多。 比他們任何一個國家都強得多,不是嗎? 兩位英國高官的意思,也是很清楚的:1,我們先批准,是因為我們英國人最好,法規制度更優越。 2,還特意點了幾個國家,美國、法國、比利時,你們統統不行。 3,英國,這次是在引領全人類啊。 美國、德國企業辛辛苦苦研製出疫苗,本國還沒來得及接種,倒好,英國人搶先一步,半路殺出,截留了! 美國和歐洲都有點目瞪口呆,以至於一直溫文爾雅的美國福奇博士,都忍不住批評英國:他們(英國)就像在馬拉松比賽最後一公里前的角落裡兜圈,然後突然加入進來一樣,他們批准得太過倉促。 我愛英國人,他們很棒,是很好的科學家,但他們就只拿輝瑞公司的資料,而不是真的細查,然後他們說 OK,批准它吧,就這樣,他們就同意了。 他們沒有像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(FDA)那樣謹慎地審查數據、做臨床 , 美國 FDA,才是藥品監管的黃金規則(gold standard)...... 福奇博士都看不下去了。 要知道,福奇被譽為美國抗疫第一人,拜登目前最沒有爭議的一項任命,就是任命福奇擔任他的首席醫學顧問。 而且,拜登明確說了:福奇博士說疫苗可以,他就立刻接種;福奇說不行,他就不接種。 但福奇明確說了,英國你們不行,你們太猴急了,太不謹慎,要好好向 FDA 學習。 福奇點到為止,但特別提到,「英國同樣遭到來自歐盟官員的批評。 "確實,歐盟很生氣。 英國本來是歐盟成員國,必須按照歐盟統一號令做事。 現在,英國脫歐,英國就單幹了。 但按照條款,脫歐還沒完全談判完成呢,你本來是要聽歐盟的,也要顧慮歐洲大陸國家的感受。 但英國不聽,還嘲諷法國和比利時太官僚主義。 歐盟很生氣,歐盟藥品管理局(EMA)罕見地發表了一份聲明,說:英國將速度置於贏得公眾信任之前,所以才能第一個批准疫苗。 EMA 還稱,歐盟成員國也可以選擇採取同樣的緊急授權途徑,但歐盟自身的程式,是 " 在當前疫情大流行的緊急情況下最合適的監管機制。" 如果一切順利,走完所有審核,歐盟將在 12 月 29 日前決定是否批准這款疫苗。 換句話說,我們也完全可以成為第一,但我們堅決不做,因為我們更嚴謹。 英國佬,你們太猴急了。 批評這麼強烈,英國方面也趕緊發聲明,回應說:我們已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完成評估,沒有不審查。 那就帶來另一個問題:英國審查這麼快,美國歐盟這麼慢,那還不是嘲諷後面兩個制度不行嗎? 英國人怎麼看? 儘管英國官員拍胸脯保證安全,但《每日郵報》調查顯示,20% 的民眾不相信疫苗安全,43% 的人表示 " 有一點信任 ",只有 27% 的英國人相信很安全。 以至於三分之二的英國人希望,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能直播接種疫苗,這樣英國人才更放心一點。 當然,事情也有反轉。 最新的消息,福奇道歉了,說自己批評英國的報導,被外界誤解了:雖然聽起來像是我在說 (英國監管程式)有些草率,但這非我本意。 因此如果聽起來確實如此,我就要澄清,無論是科學上還是從監管角度來看,我都對英國的作為有極大信心。 那你的本意是什麼? 說英國不草率嗎? 福奇也不容易啊。 居然不講大局批評英國,你看,最終道歉的是你吧。 最後,怎麼看? 簡單三點吧:第一,英國很著急。 真的很急。 形勢這麼嚴重,經濟這麼糟糕,群體免疫那麼烏龍,必須趕緊找到救命葯。 以前批評俄羅斯疫苗怎麼怎麼,現在全不管了,我提前拿來就用。 什麼盟友,在利益面前,你們都靠邊站。 什麼規則,在政治面前,規則都是廢紙。 當然,也難怪英國人很不相信:衛生大臣,你直播接種讓我們看看。 第二,西方很矛盾。 弄得福奇博士都必須道歉,但道歉了半天,為什麼道歉,還是沒聽明白。 科學就是科學,科學來不得半天虛假。 但很多事情,一涉及到政治和意識形態,西方就沒有是非、只有立場了。 福奇博士,你不帶這樣的。 第三,這更是一個警示。 要看到,俄羅斯也宣布,他們的疫苗有效性早超過 90%。 更別提,表現非常不錯的中國疫苗。 但畢竟輝瑞疫苗一出,歐美股市狂漲,現在美英又在爭搶,這說明話語權和影響力的差距。 這不是科學的差距,也不是疫苗的差距,但這種整體性差距,我們必須正視,然後,努力干啊。","errorCode":"0","detect":"zh-CHS"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