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"errorCode":"1009","message":"Translate API: The signature is incorrect."}

2020-12-05 12:58:19

{"zly":"zly","query":"【文 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】政治家秘书,是政治家安危的最大风向标。12 月 4 日,《朝日新闻》报道称,东京地方检察厅准备用 " 略式起诉 " 的方式,追究前首相安倍晋三第一秘书及安倍后援会事务担当者两人违反《政治资金规正法》的相关罪行。之前的 3 日,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,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就参加赏樱会的前一天,安倍事务所邀请选举地盘上的参会选民举办宴会一事,希望以 " 喝咖啡 "(任意听取)的方式,请安倍做出说明。其实早在 11 月 23 日,一向以安倍首相铁杆粉丝为报道特色的《读卖新闻》,就刊登了独家新闻,说东京地方检察院请安倍第一秘书 " 喝咖啡 ",谈赏樱会前一天召开的宴会是不是由安倍事务所补贴了一部分费用。要知道,日本的特搜部从来不会贸然请人 " 喝咖啡 ",请前首相的第一大秘 " 喝咖啡 " 就更非同小可。《读卖》报道说,实际上安倍事务所为这一宴会支付了 800 万日元(约 50 万人民币),换句话说用于 " 贿选 " 的金额巨大。安倍有了这样的 " 污点 ",不管检察院是否追究安倍责任,至少安倍第三次出来当自民党总裁、内阁总理的愿望很可能就此泡汤。11 月 24 日,被《读卖》报道后,安倍回答记者采访(图 /《读卖新闻》)检察院以及像金鱼屁股上挂着的粪一样跟在安倍身前马后的《读卖新闻》,如果没有现任首相菅义伟的旨意,他们是不敢轻举妄动的。安倍绝地反击,也需要从对方的秘书、对方阵营中的议员那里入手。两个阵营发动战争前,这样的代理战争在日本属于常态。安倍身体一个国家领导人的身体状况,几乎比任何军事、经济情报都重要,需要严加保密。安倍辞去首相职务前,情况大不一样。别说日本了,中国一些自媒体都知道安倍 " 连续工作 147 天 "," 吐血 "、" 溃疡性结肠炎复发 ",甚至为日本首相如此辛劳,很有可能辞去首相职务 " 唏嘘不已 "。难道日本首相的健康情报在 2020 年突然变得不值钱了?所有信息均来自日本媒体,并非中国自媒体突然有了获取日本情报的能力,只是翻译软件的进步,让自媒体获取公开信息的能力强了起来,而官方媒体不肖于报道这种不能确认的新闻,静观之际给了自媒体发扬光大的机会。安倍在超过了佐藤荣作创造的历史记录,成为日本有史以来出任首相最长的政治家时,日本的新冠疫情日复一日地严重起来。将近 8 年的首相任职,让权力出现了少有的固化,安倍身边各种充满了铜臭味的丑闻,除了森友、加计之外,2020 年还多了一个利用赏樱会贿选选民的新疑案。从国际局势看,安倍热爱、追捧的美国特朗普总统在大选中落败,日美关系面临新的调整,安倍此时已经束手无策。所以,安倍选择在哪个时间点上辞职,用什么理由辞职,在 2020 年 8 月开始成为日本媒体关心的问题。2020 年 8 月 17 日,安倍乘车前往庆应大学医院(图 /《朝日新闻》网站)8 月 17 日,日本媒体在首相官邸及庆应大学医院门口架好了照相机,等待安倍外出看病、检查身体。安倍进入医院,七个半小时后才出来。笔者也算是做过庆应大学的员工,看病的时候常去本院医院。除了急诊,不管看什么病这里都是提前预约,几乎不会有中国国内医院让病人等待的情况。安倍身为一国首相,更不会让他等在数不清的大爷大妈之后,最后一个看病。七个半小时的检查,说明情况已经相当 " 糟糕 ",日本首相需要更换了。有乖巧的日本记者,没有去庆应大学医院蹲守,等待医院发布安倍健康方面的情报,而是去安倍夫人身边探听消息。一位常年在《朝日新闻》工作过的记者,发现安倍夫人到了 8 月 17 日这天也依旧兴高采烈,没有半点焦虑。首相夫妇是日本恩爱的典范。这边安倍长时间检查身体,中国自媒体都报道了 " 吐血 " 情况,那边首相夫人一如既往,对记者问及的首相身体问题 " 一笑了之 ",记者立即得出结论:安倍在为辞职做铺垫了。自从 8 月 4 日,日本杂志报道安倍吐血的消息后,自民党内关心爱护总裁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开始有人说 " 首相已经连续工作了 147 天。" 还有人对媒体说," 我就反复向首相建言,要保护好身体。" 中国的自媒体和日本媒体一样,相信一个国家的首相能一边吐血,一边连续工作四、五个月……其实安倍健康情报的有意泄露,要说的就是一个问题——安倍在创造了就任首相时间最长的纪录后,现在想辞职了。谁来接班?任何企业或者组织的一把手在主动辞职的时候,首先考虑的一定是接班人问题。现在,日本法律上规定的第一临时代理首相是官房长官,但安倍内阁还有个副总理,想得出来安倍那时是相当的举棋不定。日本媒体喜欢将安倍内阁的副总理麻生太郎描绘成语言粗俗、态度傲慢的政治家。确实,麻生家族从事水泥行业的制造、销售;对搞土建的人,没有点麻生太郎的粗俗、跋扈恐怕也压制不住。但把对待农民工建筑队的风格带到政界,虽然也能压制住不少政敌,庇护几个小兄弟,支撑起一个党内的派别,但能否获得日本民众的爱戴,那就很难说了。安倍和麻生在国会上交头接耳(图 /《朝日新闻》网站)日本最接近内阁高层的记者,从安倍周边获得的情报是,安倍内心想让年过 80 岁的麻生副首相将自己留下的 1 年首相时间填满。从来对安倍忠心不二的官房长官菅义伟和自民党主管党务、人事的干事长二阶俊博对此不以为然。二阶公开对日本媒体说:" 麻生当首相的话,舆论对党的批判会愈发强烈,到了选举的时候,党就会完蛋!"在知道安倍辞职已经板上钉钉后,菅直接去找了麻生及二阶,当仁不让地坚决要求他们把首相一职交给自己。可以从电视上看到,麻生在安倍宣布辞职后,嘴比以往更歪了。不能说是菅给气歪的,但口口声声称 " 菅 " 为 "Suga" 为 "Kan",似乎他根本不认识菅义伟,一直错读了他的名字。这有点像在中国把菅(jian)读成(guan)一样。当然,麻生在日本经常读错汉字,是有点名声的 " 文盲 ",但显然现在他是将错就错了。二阶在党内的指挥棒将新总裁的方向指向了菅义伟,瞬间各派绝对服从干事长的态度就都表示了出来。在安倍决定辞职的第一时间,新总裁的人事基本由二阶做出了决定。作为党的总裁,安倍就这么俯首听命了?日本媒体的相关报道语焉不详。以笔者对安倍的认识,觉得这里有两个原因不能忽视。第一是麻生的舆论形象、文化能力、语言做派确实不佳;第二,麻生做首相时,自民党参加选举,结果败给了民主党,最终自民党内自 1955 年建立起的垄断政权的 "55 年体制 ",在麻生时代彻底崩溃。作为一个党人,安倍也确实害怕自民党再度在麻生时代失去政权。二阶对媒体说的那句话,如针一样扎在安倍心中,他不能让 80 岁的麻生再度毁了自民党。接班人就这么定了下来。资料图来源:《朝日新闻》旧瓶新酒把威士忌倒入装黄酒的瓷罐里不一定合适。菅义伟口口声声说将全面继承安倍的政治、经济及外交路线。他确实这样做了。安倍对新冠疫情的无能无策,在菅时代愈发进入深刻境地。11 月以后,几乎每天数百人罹患,数千人的天数同样不少。12 月以后,日本的患者总量超过 15 万人,虽然死亡人数不是很多(2000 余人),但社会震荡很大,对经济的影响非常严重。安倍 " 三支箭 " 政策已经不再提及,改成了新增数字厅,以此引领日本经济走向数字时代。其他则是容忍印度不参加 RCEP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),让东盟及中日韩澳新组成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圈。经济上牵制中国,也没有安倍时期那么泾渭分明了。能在吐血的身体条件上连续工作四、五个月的安倍,早已治好了吐血、溃疡性结肠炎,能喝酒,四处走动,准备回归因做了首相而一时脱离的自民党细田派——这本来就是安倍派,只不过一时让细田挂个名。回去后,安倍便是自民党最大派阀的首领,不属于任何派阀的菅,依旧需要和安倍商量每一件大小事,天下归安倍管理。梅开三度,日本街头巷尾开始议论安倍再度出任首相的事了。便是不谙政治的笔者这样的人,也有几个在日本的朋友非常认真地发来邮件,谈安倍重归舞台中心后,日本国内外将会发生的变化。作为在安倍选区生活了 5 年的人,特别理解山口县及东京的中心城市中保守阶层的心态。只要安倍在,他们就会有一种由衷的安心感,认为日本只有在安倍麾下才能平衡种种关系,才能让美国不得不另眼相看,吸纳日本的观点,重组世界格局——尽管安倍在对中俄韩朝关系的调整上乏善可陈,但感觉安倍很努力,他们愿意支持他。看看在国会上回答问题的时候,眼睛一刻不能从念纸条的状态下脱离出来的菅首相,他们觉得他不论出什么政策,回答什么问题,都缺乏魄力。他的数字厅、他同意签署 RCEP,都没有获得民众的共鸣。菅新酒装入安倍制作的瓷罐中,似乎很不合适。宫斗大戏主战场发动攻势前,需先清除侧翼障碍。菅义伟方面,在拿下首相职位后,对安倍暗中的动作绝非无视,只是未在主战场上发动攻势而已。进攻是从侧翼开始的。安倍在政治上的铁杆,原法务大臣河井贿选一事,金额高达 1.5 亿日元(约 1000 万人民币),钱当然出自安倍那里。检察厅对此揪住不放,让安倍处境相当艰难。2019 年 7 月 14 日,安倍在支援河井案里竞选参议员议员(图 /《朝日新闻》网站)麻生选区的 1000 亿日元(约 60 亿人民币)国家重点公路项目,在 2008 年停工后,于 2019 年再度复工,给做水泥事业的麻生送去了大礼。复工后并无人关心此项目,但进入菅内阁时代后,媒体开始再度关注。森友、加计丑闻,菅一直捂着,只是在河井、麻生那里做了点姿态给安倍看;但现在眼看着安倍有点收不住,再度觊觎首相席位的动作频繁,菅坐不住了。不要以为《读卖新闻》只会为安倍内阁拍马屁,到了菅内阁后,报纸对政权的恭顺、恭敬一点没有变——人家看的是权力。炒作了将近一年的赏樱会丑闻,媒体硬是没有拿到一件能证明安倍左右违法的证据;但到了 11 月 23 日,第一个出来揭发安倍的就是《读卖》。4 年时间用了 800 万日元,饭店方面开具给安倍事务所的发票,已经被检察厅拿走。《读卖》是这样报道的,让安倍真是无地自容。到了 12 月 4 日,检察厅已经有意让安倍 " 喝咖啡 "。800 万日元(后来《朝日新闻》调查出具体数字是,2016-2019 年的 4 年时间,安倍事务所未记账的总额为 3000 万日元,其中作为贿选的费用在 800 万日元以上),不至于让前首相锒铛入狱,最多是对安倍做出罚款,甚至不会进行正式裁判。安倍该是知道眼下是菅的天下,对秘书的略式起诉,对河井的严厉裁决,对麻生工程的露底,都说明菅对老东家还算相当的客气。否则的话,把一直不闻不问的森友、加计都拿出来,金额更大,够安倍喝几壶。至于梅开三度,需要安倍三思而行了。若连刚中途卸职、余威犹在的前首相都撼动不了,菅政权也许也能成为一个长期政权。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","translation":"【文 /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陳言】政治家秘書,是政治家安危的最大風向標。 12 月 4 日,《朝日新聞》報導稱,東京地方檢察廳準備用 「略式起訴 」 的方式,追究前首相安倍晉三第一秘書及安倍後援會事務擔當者兩人違反《政治資金規正法》的相關罪行。 之前的3日,據日本時事通訊社報導,東京地方檢察院特搜部就參加賞櫻會的前一天,安倍事務所邀請選舉地盤上的參會選民舉辦宴會一事,希望以 " 喝咖啡 "(任意聽取)的方式,請安倍做出說明。 其實早在 11 月 23 日,一向以安倍首相鐵杆粉絲為報導特色的《讀賣新聞》,就刊登了獨家新聞,說東京地方檢察院請安倍第一秘書 " 喝咖啡 ",談賞櫻會前一天召開的宴會是不是由安倍事務所補貼了一部分費用。 要知道,日本的特搜部從來不會貿然請人 " 喝咖啡 ",請前首相的第一大秘 " 喝咖啡 " 就更非同小可。 《讀賣》報導說,實際上安倍事務所為這一宴會支付了 800 萬日元(約 50 萬人民幣),換句話說用於 「賄選 」 的金額巨大。 安倍有了這樣的 「污點 」,不管檢察院是否追究安倍責任,至少安倍第三次出來當自民黨總裁、內閣總理的願望很可能就此泡湯。 11 月 24 日,被《讀賣》報導后,安倍回答記者採訪(圖 /《讀賣新聞》)檢察院以及像金魚屁股上掛著的糞一樣跟在安倍身前馬後的《讀賣新聞》,如果沒有現任首相菅義偉的旨意,他們是不敢輕舉妄動的。 安倍絕地反擊,也需要從對方的秘書、對方陣營中的議員那裡入手。 兩個陣營發動戰爭前,這樣的代理戰爭在日本屬於常態。 安倍身體一個國家領導人的身體狀況,幾乎比任何軍事、經濟情報都重要,需要嚴加保密。 安倍辭去首相職務前,情況大不一樣。 別說日本了,中國一些自媒體都知道安倍 " 連續工作 147 天 "," 吐血 "、" 潰瘍性結腸炎復發 ",甚至為日本首相如此辛勞,很有可能辭去首相職務 " 唏噓不已 "。 難道日本首相的健康情報在 2020 年突然變得不值錢了? 所有資訊均來自日本媒體,並非中國自媒體突然有了獲取日本情報的能力,只是翻譯軟體的進步,讓自媒體獲取公開資訊的能力強了起來,而官方媒體不肖於報導這種不能確認的新聞,靜觀之際給了自媒體發揚光大的機會。 安倍在超過了佐藤榮作創造的歷史記錄,成為日本有史以來出任首相最長的政治家時,日本的新冠疫情日復一日地嚴重起來。 將近 8 年的首相任職,讓權力出現了少有的固化,安倍身邊各種充滿了銅臭味的醜聞,除了森友、加計之外,2020 年還多了一個利用賞櫻會賄選選民的新疑案。 從國際局勢看,安倍熱愛、追捧的美國特朗普總統在大選中落敗,日美關係面臨新的調整,安倍此時已經束手無策。 所以,安倍選擇在哪個時間點上辭職,用什麼理由辭職,在 2020 年 8 月開始成為日本媒體關心的問題。 2020 年 8 月 17 日,安倍乘車前往慶應大學醫院(圖 /《朝日新聞》網站)8 月 17 日,日本媒體在首相官邸及慶應大學醫院門口架好了照相機,等待安倍外出看病、檢查身體。 安倍進入醫院,七個半小時後才出來。 筆者也算是做過慶應大學的員工,看病的時候常去本院醫院。 除了急診,不管看什麼病這裡都是提前預約,幾乎不會有中國國內醫院讓病人等待的情況。 安倍身為一國首相,更不會讓他等在數不清的大爺大媽之後,最後一個看病。 七個半小時的檢查,說明情況已經相當 " 糟糕 ",日本首相需要更換了。 有乖巧的日本記者,沒有去慶應大學醫院蹲守,等待醫院發佈安倍健康方面的情報,而是去安倍夫人身邊探聽消息。 一位常年在《朝日新聞》工作過的記者,發現安倍夫人到了 8 月 17 日這天也依舊興高采烈,沒有半點焦慮。 首相夫婦是日本恩愛的典範。 這邊安倍長時間檢查身體,中國自媒體都報導了 " 吐血 " 情況,那邊首相夫人一如既往,對記者問及的首相身體問題 " 一笑了之 ",記者立即得出結論:安倍在為辭職做鋪墊了。 自從 8 月 4 日,日本雜誌報導安倍吐血的消息後,自民黨內關心愛護總裁的聲音不絕於耳。 開始有人說 " 首相已經連續工作了 147 天。" 還有人對媒體說," 我就反覆向首相建言,要保護好身體。 " 中國的自媒體和日本媒體一樣,相信一個國家的首相能一邊吐血,一邊連續工作四、五個月...... 其實安倍健康情報的有意洩露,要說的就是一個問題——安倍在創造了就任首相時間最長的紀錄後,現在想辭職了。 誰來接班? 任何企業或者組織的一把手在主動辭職的時候,首先考慮的一定是接班人問題。 現在,日本法律上規定的第一臨時代理首相是官房長官,但安倍內閣還有個副總理,想得出來安倍那時是相當的舉棋不定。 日本媒體喜歡將安倍內閣的副總理麻生太郎描繪成語言粗俗、態度傲慢的政治家。 確實,麻生家族從事水泥行業的製造、銷售;對搞土建的人,沒有點麻生太郎的粗俗、跋扈恐怕也壓制不住。 但把對待農民工建築隊的風格帶到政界,雖然也能壓制住不少政敵,庇護幾個小兄弟,支撐起一個黨內的派別,但能否獲得日本民眾的愛戴,那就很難說了。 安倍和麻生在國會上交頭接耳(圖 /《朝日新聞》網站)日本最接近內閣高層的記者,從安倍周邊獲得的情報是,安倍內心想讓年過 80 歲的麻生副首相將自己留下的 1 年首相時間填滿。 從來對安倍忠心不二的官房長官菅義偉和自民黨主管黨務、人事的幹事長二階俊博對此不以為然。 二階公開對日本媒體說:" 麻生當首相的話,輿論對黨的批判會愈發強烈,到了選舉的時候,黨就會完蛋! "在知道安倍辭職已經板上釘釘後,菅直接去找了麻生及二階,當仁不讓地堅決要求他們把首相一職交給自己。 可以從電視上看到,麻生在安倍宣布辭職后,嘴比以往更歪了。 不能說是菅給氣歪的,但口口聲聲稱 「菅 」 為 「Suga」 為 「Kan」,似乎他根本不認識菅義偉,一直錯讀了他的名字。 這有點像在中國把菅(jian)讀成(guan)一樣。 當然,麻生在日本經常讀錯漢字,是有點名聲的 " 文盲 ",但顯然現在他是將錯就錯了。 二階在黨內的指揮棒將新總裁的方向指向了菅義偉,瞬間各派絕對服從幹事長的態度就都表示了出來。 在安倍決定辭職的第一時間,新總裁的人事基本由二階做出了決定。 作為黨的總裁,安倍就這麼俯首聽命了? 日本媒體的相關報導語焉不詳。 以筆者對安倍的認識,覺得這裡有兩個原因不能忽視。 第一是麻生的輿論形象、文化能力、語言做派確實不佳;第二,麻生做首相時,自民黨參加選舉,結果敗給了民主黨,最終自民黨內自 1955 年建立起的壟斷政權的 「55 年體制 」,在麻生時代徹底崩潰。 作為一個黨人,安倍也確實害怕自民黨再度在麻生時代失去政權。 二階對媒體說的那句話,如針一樣扎在安倍心中,他不能讓 80 歲的麻生再度毀了自民黨。 接班人就這麼定了下來。 資料圖來源:《朝日新聞》舊瓶新酒把威士卡倒入裝黃酒的瓷罐里不一定合適。 菅義偉口口聲聲說將全面繼承安倍的政治、經濟及外交路線。 他確實這樣做了。 安倍對新冠疫情的無能無策,在菅時代愈發進入深刻境地。 11 月以後,幾乎每天數百人罹患,數千人的天數同樣不少。 12 月以後,日本的患者總量超過 15 萬人,雖然死亡人數不是很多(2000 餘人),但社會震盪很大,對經濟的影響非常嚴重。 安倍三支箭政策已經不再提及,改成了新增數位廳,以此引領日本經濟走向數字時代。 其他則是容忍印度不參加 RCEP(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),讓東盟及中日韓澳新組成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圈。 經濟上牽制中國,也沒有安倍時期那麼涇渭分明瞭。 能在吐血的身體條件上連續工作四、五個月的安倍,早已治好了吐血、潰瘍性結腸炎,能喝酒,四處走動,準備回歸因做了首相而一時脫離的自民黨細田派——這本來就是安倍派,只不過一時讓細田掛個名。 回去後,安倍便是自民黨最大派閥的首領,不屬於任何派閥的菅,依舊需要和安倍商量每一件大小事,天下歸安倍管理。 梅開三度,日本街頭巷尾開始議論安倍再度出任首相的事了。 便是不諳政治的筆者這樣的人,也有幾個在日本的朋友非常認真地發來郵件,談安倍重歸舞臺中心后,日本國內外將會發生的變化。 作為在安倍選區生活了5年的人,特別理解山口縣及東京的中心城市中保守階層的心態。 只要安倍在,他們就會有一種由衷的安心感,認為日本只有在安倍麾下才能平衡種種關係,才能讓美國不得不另眼相看,吸納日本的觀點,重組世界格局——儘管安倍在對中俄韓朝關係的調整上乏善可陳,但感覺安倍很努力,他們願意支援他。 看看在國會上回答問題的時候,眼睛一刻不能從念紙條的狀態下脫離出來的菅首相,他們覺得他不論出什麼政策,回答什麼問題,都缺乏魄力。 他的數位廳、他同意簽署 RCEP,都沒有獲得民眾的共鳴。 菅新酒裝入安倍製作的瓷罐中,似乎很不合適。 宮鬥大戲主戰場發動攻勢前,需先清除側翼障礙。 菅義偉方面,在拿下首相職位后,對安倍暗中的動作絕非無視,只是未在主戰場上發動攻勢而已。 進攻是從側翼開始的。 安倍在政治上的鐵杆,原法務大臣河井賄選一事,金額高達1.5億日元(約1000萬人民幣),錢當然出自安倍那裡。 檢察廳對此揪住不放,讓安倍處境相當艱難。 2019 年 7 月 14 日,安倍在支援河井案里競選參議員議員(圖 /《朝日新聞》網站)麻生選區的 1000 億日元(約 60 億人民幣)國家重點公路專案,在 2008 年停工後,於 2019 年再度復工,給做水泥事業的麻生送去了大禮。 復工後並無人關心此專案,但進入菅內閣時代后,媒體開始再度關注。 森友、加計醜聞,菅一直捂著,只是在河井、麻生那裡做了點姿態給安倍看;但現在眼看著安倍有點收不住,再度覬覦首相席位的動作頻繁,菅坐不住了。 不要以為《讀賣新聞》只會為安倍內閣拍馬屁,到了菅內閣後,報紙對政權的恭順、恭敬一點沒有變——人家看的是權力。 炒作了將近一年的賞櫻會醜聞,媒體硬是沒有拿到一件能證明安倍左右違法的證據;但到了 11 月 23 日,第一個出來揭發安倍的就是《讀賣》。 4年時間用了800萬日元,飯店方面開具給安倍事務所的發票,已經被檢察廳拿走。 《讀賣》是這樣報導的,讓安倍真是無地自容。 到了 12 月 4 日,檢察廳已經有意讓安倍 " 喝咖啡 "。 800 萬日元(後來《朝日新聞》調查出具體數位是,2016-2019 年的 4 年時間,安倍事務所未記帳的總額為 3000 萬日元,其中作為賄選的費用在 800 萬日元以上),不至於讓前首相鋃鐺入獄,最多是對安倍做出罰款,甚至不會進行正式裁判。 安倍該是知道眼下是菅的天下,對秘書的略式起訴,對河井的嚴厲裁決,對麻生工程的露底,都說明菅對老東家還算相當的客氣。 否則的話,把一直不聞不問的森友、加計都拿出來,金額更大,夠安倍喝幾壺。 至於梅開三度,需要安倍三思而行了。 若連剛中途卸職、餘威猶在的前首相都撼動不了,菅政權也許也能成為一個長期政權。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,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平臺觀點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 關注觀察者網微信 guanchacn,每日閱讀趣味文章。","errorCode":"0","detect":"zh-CHS"}